返回首页 回到顶部

纳兰性德是哪个朝代的 ,清初满族第一词人纳兰性德,他的一生是怎样的?

611人浏览   2024-02-17 19:42:39

清代边塞词成就最大者,当推纳兰性德,根据张秉戌先生在《纳兰词笺注》的统计,边塞词合计58阕,约占17%,是清代边塞词上乘之作。

词人生平谨慎,避谈世事,严绳孙说他惴惴有临履之忧,词意境壮观,寥廓清怨苍凉,其词清新婉丽,不事雕饰,反对模仿,主张诗须有才学,词须有比兴,作品多半抒写离愁别绪,情意缠绵,以及个人闲愁哀怨。

陈维崧说他的词哀感顽绝,得南唐后主之遗,大致不差。作为康熙御前侍卫,出巡塞北,曾奉命作索伦(即关外索伦部)因而饱览塞外风光与个人羁旅天涯感受,因而苍茫朴浑之音,词的特色是天然去雕饰,清淡朴素,写人咏物,情感真挚,但很少接触社会政治。所反映生活多半是低沉宛转,抑郁蕴藉的,有时过于悲伤,流露不健康情绪,如《蝶恋花·出塞》:

今古山河无定据,画角声中,牧马频来去。满目荒凉谁可语?西风吹老丹枫树。从前幽怨应无数,铁马金戈,青冢黄昏路。一往情深深几许,深山夕照深秋雨。

这首词是词人塞外巡视时,从画角声咽,战马悲鸣,满目荒凉,感叹谁也不能长久占据河山,永保富贵,每个王朝都是来去匆匆,如同赛马飘忽,丹枫易老。联想到汉代昭君出塞情景,觉得自己空有铁马金戈,气吞万里如虎胸怀,最终同昭君一样“独留青冢向黄昏”,伤逝之辞哀感顽艳。又如词人在《满庭芳》中写到:

啼雪翻鸦,河冰跃马,惊风吹度龙堆。阴磷夜泣,此景总堪悲。待向中宵起舞,无人处、那有村鸡?只应是,金花暗拍,一样泪沾衣。须知今古事,棋枰胜负,翻复如斯。叹纷纷蛮触,回首成非。剩得几行青史,斜阳下,断碣残碑。年华共,混同江水,流去几时回。

词人于康熙二十一年(1682)八月奉命与副都统等出塞赴梭龙作一次小规模侦察行动,是一次难忘的军事行动,目睹先祖曾进行过的残酷战争的古战场,雪原无垠,枕骸遍野,恁吊陈迹,眷念先祖,在错综复杂的情感下写出《满庭芳》胡天八月即飞雪,冬日古战场肃杀之气“阴磷夜泣”,入夜磷火明天,凄凉阴森,身临其境,触景生情,唱出“此景总堪悲”。今古事棋枰胜负翻复如斯。发出“年华共,混同江水,流去几时回”的无穷感慨。

山一程,水一程,身向榆关那畔行。夜深千帐灯。风一更,雪一更,聒碎乡心梦不成。故园无此声。(《长相思》) 康熙平定三藩之乱,入主中原,春风得意,御驾东巡盛京,祭奠先祖之陵。声势浩大,词意境壮阔苍凉。

正如王国维在《人间词话》中所说:“明月照积雪,大江日夜流”,“中天悬明月,黄河落日圆”。

可谓壮观;求之于词为纳兰容若塞上之作。如《长相思》之“夜深千帐灯”。《如梦令》之“万帐穹庐人醉,星影摇摇欲坠”差近之。开边塞词千古未有之局面,意境恢宏豪宕,实属难得的特殊风格。